Thursday, February 21, 2008

單車失竊記

連日陰雨,這幾天才放晴,今日陽光正好。
要從木柵到台大法學院上課,這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騎車最好;
從昨天的累計里程數算來,今日就是這輛車破兩千公里的日子!
第一次到徐州路上的法學院上課,
非常歡欣鼓舞地帶著我的車去聽慕名已久的江宜樺老師,期待是場如沐春風。

放課後的陽光比早上更好,讓我歡天喜地地去找了在兩廳院的老郭吃飯;
在她午休的一個小時間,我的車就被偷了!

都是我的錯,明明不是通勤車的等級,
當時就應該聽阿綸的話,不要用大鎖,把它留在身邊、留在目光所能及之處就好。
那時我心裡一直唱著:想袜到,想袜到,你會去跟人走;
無采我,無采我,感情用這厚。
這種搞笑的歡樂非常恰如其分地映襯了我心裡的懊悔與衝擊,
實在很難相信,這台陪我從基隆玩到墾丁的夥伴,在它里程數剛破兩千的今日早晨,
被人拐走了,只在離我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
碼表上2000.4的里程數不是昨晚期待中的歡慶,徒留懊悔惆悵和滿心的難以致信。

尋了車、報了案,浪費了一整個應該用來讀書的下午。
去了一趟植物園,撫慰自己遭臺大政治系拒絕選課的苦悶和丟失YUKON的驚懾與懊悔;
卻發現園區地圖上雙子葉植物區中,殼斗科的中文寫成穀斗科,請警衛反應上去了,相當扯。

1 comment:

欣曄 said...

雖然你現在已經有台M3了,不過還是好可惜...
我無法想像陪著我上武嶺及環島過的freeda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