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9, 2015

Cabeceo 第三輯:這些,都不叫眼神邀舞



各種假 cabeceo 邀舞法
・鬼祟邀舞:躡手躡腳地跑到人家旁邊或後面去邀舞
・聊天邀舞:把聊天當成口頭邀舞的序曲
・胯間邀舞:站在坐著的女人面前邀舞
・哀鳴邀舞:在沒跳過的人面前哼哼唧唧來邀舞
・間奏邀舞:在間奏的時候邀舞(除非你打算跳 cortina)
・採預約制:舞會前就說:「留個 tanda 給我!」
・顧小孩術:一直坐在一個人旁邊,以免有人用眼神邀他。
・攔截邀舞:刻意攔截別人的眼神邀舞。

Friday, July 24, 2015

探戈 DJ 新手筆記

算算為大家放音樂也一年了,除了配合幾次現場演出,還到別的城市去為不熟悉的舞者們放過音樂。還從各地的 DJ 身上,東挖一點、西聽一點地學到了不少知識,也從自己的經驗裡得出很多有用的原則。以下是我寫給有意在探戈舞會上播放音樂,但擔心自己心嫩手拙的人,共享的一份筆記:

一、Tanda 是舞會的組成基本單位
        探戈太需要慢慢熟悉彼此,只有一首歌不夠,我們需要一整組相近的音樂來從生到熟。

  1. 一個 tanda 內的音樂必須要相似,以便舞者決定此時此刻是否要邀另一位舞者跳完整個 tanda。所謂音樂的相似性有幾個基本參考原則:
      a) 同一樂團、同一歌手、相近年代。所以我們常常提「一個 Di Sarli tanda」這種說法
      b) 轉速相同
      c) 最基本的是拍子相同,例如 vals tanda 裡面不會有 tango
      d) 通常同一張專輯、同一次錄製的曲子最安全。但是完全這樣做,會很無聊。
      e) 風格或感覺相近
      f) 音質相近

2. 但是 tanda 和 tanda 之間最好有比較大的落差。除了可以清楚分別這一個 tanda 和下一個 tanda 之間的差別外,也讓音樂偏好鮮明的舞者不會長坐冷板凳。通常反差會出現在以下幾個面向:
     a) 旋律性和節奏性的 tanda 交錯播放
     b) 樂團風格差異。例如在甜綿的 Fresedo 後放明快的 Tanturi、在適合走路的 Calo 後面放適合小跑步的 D'arienzo.
     c) 情緒強度差異。例如在 Pugliese 的 Callo Cielo tanda 後,讓飽滿高張的情緒落回地面,放 Canaro 溫暖的 Invierno tanda, 讓大家好好在小小的擁抱裡走路。

3. Cortina (簾幕音樂)聽起來要跟前後 tanda 的音樂非常不同,以便區隔前後場。

4. Cortina 還肩負清空場地,以免在舞池上停留聊天的舞者擋到下一輪邀舞的眼神。


二、好跳的舞會,音樂要有可預測性。這不是說芭樂歌大聯播就好了,而是讓舞者容易找到可以用來換重心的拍子,才能安心跳舞。這對舞池秩序有很大影響。可以預測性最好體現在以下面向:

   1. 舞會結構。
最標準的模型是 tango-tango-vals-tango-tango-milonga 的循環。緊湊一點的會有 T-V-T-M 的循環,但很少見。配合現場演出、人物講話、alternative 音樂等,結構可以有各種變異,但有兩個原則最好銘記:
      a) Tango, vals, milonga 的比例要合乎舞客期待。喜歡跳 milonga 的舞客一晚上只等到一個 milonga 會傷心的。
      b) 不同的音樂分佈要大致可預測。想跳 vals 的人可能會省一個 tanda 的腳力,或忍著不邀最想跳的舞伴跳 tango. 讓舞者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決定很重要。

   2. 如果沒有特別用意,整個晚上用同一個 cortina 是很友善新手的做法。

   3. 每個 tanda 的長度和曲數最好固定。一般是 tango 4 首, vals 和 milonga 3 首。為了讓舞會的舞伴流動性增加,有時候會採取 3 首 tango 的安排。只要整晚一致,倒也無妨。

   4. 前面提過選曲時的轉速,但還有很重要的是,一首曲子裡缺乏明確節奏的空拍處,不可以太多。雖然有趣的編曲可以帶來有趣的效果,但空拍太多除了讓 leader 容易困擾,對舞池流動也很不好。

   5. 一個 tanda 的第一首歌很重要,必須要選擇大家還算熟悉的曲目,以便了解這個 tanda 應該不該跳、應該跟誰跳。例如 Canaro 的 Poema 放在第三首,想跟特別的人跳可能就來不及了。

   6. 當然,放一些少見但好聽好跳的心頭好也無不可,但放在第三或第四首對舞客來說比較好吞。


三、音樂有多樣性,舞會才不會無聊。你沒辦法討好每一個人,但也不能每一個人都不討好。有幾個面向勢必得要儘量兼顧:

   1. 旋律性/節奏性的音樂比例

   2. 簡單易跳的音樂/好玩或有挑戰性的音樂

   3. 最好涵蓋四大樂團(Pugliese, D'arienzo, Di Sarli, Troilo)

四、DJ 心態。每個社群都最好有很多不同定位的 DJ,對社群的健康成長最好。以下是我聊過幾位好 DJ, 他們的心情:

   1. 服務舞客。沒有任何一位好 DJ 不同意這項。他們之所以受歡迎是有原因的。

   2. 控制舞會節奏。資深的 DJ 常常也是資深的舞棍,對舞會氣氛各有不同的看法。有人隨時都在把舞客趕進舞池,有人會為大家安排中場休息時間。但好 DJ 都在做的事情是,讓舞池的氣氛適時升高或降低。有人用選曲、有人用調音,有人用 cortina, 但他們全都在疏散人潮或趕人。基本上是牧羊犬。

   3. 為社群做些什麼。好的 DJ 通常在社群的影響力都高過一般舞棍,往往也是社群中最有探戈知識的人之一。有人規律地每次舞會為社群播放一兩個從沒人播,但好聽好跳的樂團;有人用他的專業清黑膠音樂;有人翻譯探戈歌詞;有人開講座分享 DJ 經驗;有人盡力為社群的每一個舞會邀約放音樂。

開始為別人放音樂,讓我學到非常多。希望每個新手都跟我一樣,遇到很多老手源源不絕的協助。

Monday, June 29, 2015

【中譯】自我感覺跳得跟對方一樣好 | Delusions of Competence

Delusions of Competence 原文連結


我幾年前開始跳阿根廷探戈。學這種高度複雜的舞蹈的時候,覺得好挫折、好不滿足。這情況直到遇到 Joe 才改觀。跟 Joe 跳舞好開心吶!每次從他的擁抱中走出來,都覺得自己是場上最優雅、最有才華的舞者。我以為:「哇!探戈比我想的還簡單嘛!」

我跟 Joe 這個職業舞者能跳得那麼讚,只是因為他的技巧程度,跟我的程度沒有關係。技巧好的舞者會彌補技巧差的那方的一切錯誤。如果我和 Joe 跳舞的時候落拍了,他就會跳到我的拍子上。錯腳的話呢?Joe 也會修正。如果我的框架或連結太弱,或者我的音樂性掉漆,Joe 都得補回來。而我卻正絲毫不覺、樂不可支地沈浸於跳得跟他一樣好的自我感覺裡。但是 Joe 就要多付出很多努力,好讓這支舞還行、有樂趣,或至少別當眾出糗。

很多人覺得跟好舞者跳會讓自己也跳得好。真的是這樣嗎?如果有人一直在彌補你所有的錯誤,你哪能學會什麼東西啊? 你哪能學會抓對拍子、找到自己動能的時機、掌握自己的重心和平衡,還有維持連結啊?

想練維持平衡嗎?就去跟一直拉歪你平衡的人跳舞啊。你最後就會變成在任何情況下都能維持平衡的大行家。

那可是高階的舞者才有的技能吶。

時間很快到了兩年後:我昨晚跟一個新手跳舞,他一放錯重心或拉歪我的平衡就會道歉。我後來向他解釋說這些東西都會幫我成為更好的舞者:流暢優雅地處理這些情況正是我該發展的技能,這其實是很好的練習。

真正進階的舞者都懂得處理有點擰到平衡的位移、錯腳、落拍這種事。跟完美的舞伴跳舞的時候,誰都可以是超棒的舞者。但是對我來說,進階舞者的技巧就是跟專業的和跟新手都跳得起來。如果我們要靠有個「好舞伴」,那我們就不是什麼好舞者。

當我跟新手跳的時候,我就能練到跟帶的技巧很好的人跳練不到的事情,例如維持自己的平衡和留在自己的軸心上(這是無論如何都要的啦!),還有用裝飾填滿很長的空拍和很大的空間。

真正的進階者會一直修正自己的基本功,因為在不同的階段對基礎的經驗也不盡相同。雖然我還是隻探戈菜鳥,我還是一直避免掉進自我感覺跳得跟對方一樣好的陷阱。“我寧願真的會跳舞,而不只是以為自己會跳舞。”

Tuesday, April 14, 2015

Como Dos Extraños 形同陌路

Como Dos Extraños 對我是別具意義的歌。除了自己失戀心情寫照、成功用西語在小酒館裡點歌,最重要的還是 Juan Carlos Cáceres 的版本,蒼涼得讓我迷上。

今年四月五日,Juan Carlos Cáceres 辭世。謹以此中譯奉上一點歌迷的紀念之情。



形同陌路                                                              Como Dos Extraños

寂寞就嚇壞了我
何況還怕到死前都離你太遠
卻只有想哭的衝動離我太近
現實無比諷刺

我的心求我
它想去找你、想把自己給你
我被這顆心請求
遂去尋你
相信你是我救贖

如今我在你面前
我倆 如你所見 形同陌路
我終於學到的一課是:
時光一流逝,人事便全非!
發覺夢想和信念一併逝去
簡直壓扁了我
若你瞥見我拭淚 請原諒
誰教回憶如此錯待我

聽到你冷酷的話
連陽光都褪得蒼白
我們的愛已變質
可最痛的是發現
一切的一切都結束了
讓這顆傷透了的心帶我回來找你
實在大錯特錯
像有成千上萬的幻影回頭嗤笑我
早已寂滅的過往時光

Friday, April 3, 2015

頓悟

想想,頓悟應該不是當頭棒喝那麼簡單。

比較像一路拾掇,有天終於有條線可以串起整串珠子了!

只是在撿到串線之前,永遠不知道還得收幾粒珠。也許十二粒串個手環、也許四十二粒成了項鍊;又或者攢起一百零八,成一輪功德圓滿的念珠。

不過,找到串起來的線索之前,珠子多重都得捧著、承著。
否則找到線才發現沒什麼東西好串,挺可惜的。

Saturday, March 28, 2015

Tus Labios Me Dirán..... 妳的雙唇將要對我說(Biagi)

Di Sarli 和 Biagi 採用了不同的第一段歌詞和非常不同的編曲。上次私心只翻了 Di Sarli, 不料其他人 Biagi 用得多。這裡翻了 Biagi 的版本,供不懂西文的探戈人一點方便。



妳的雙唇將對我說......                                          Tus labios me dirán......

一物不剩 一語不發
妳將啟程 我得閃人
但為了我的愛情 不要說出再見
我向妳祈求 一個尋死的角落

就活下去
活得像妳身後的影子
活得像永恆的追夢人
我想達及妳的愛
擁抱自己的信念

我墜落
淹溺在自己的淚水裡
那些光潔的甜蜜花瓣
是從我背負的十字架上採得
這擔子重若風暴  只在妳雙唇之間

我為此從生命中叛逃
我為妳從自己的痛苦抽身
而今天
跪在我深愛的妳的靈魂前

妳的雙唇將對我說出再見

Sunday, January 11, 2015

感情路筆記

1.別人怎麼對待你,其實都是你一直容許他們這樣對待你。

2.不為對方達成你的需求而慶祝,而要為對方完成自己的期許而歡欣。

3.Hay tango lindo; no hay tango perfecto.

Wednesday, December 3, 2014

關於比稿費

有人說徵文比賽,沒入選的難道也要給稿費嗎?大學聯考,考零分的也要給他上榜嗎?

表現不佳、沒爭取到機會,不就摸摸鼻子回去怒力,還敢出來要比稿費!?

我的回應是:援引失當,說服力馬上下降。

比稿是客戶端有限度地邀請自己認為優質的設計或廣告生產者提供勞務,也就是邀請賽的概念。基本上無論最後合作成立與否、設計採用與否,參與比稿就是一項勞務邀約:由出資者直接接洽勞務提供者,請求服務提供。

真要打比方,比較像是你請按摩師傅幫你洗腳,但是不喜歡這位師傅的手勁,包月全身按摩不打算聘這位師傅,就覺得自己不用付洗腳的時段和服務費一樣。

用機會成本的概念來看,你要求師傅為你洗腳的時間和力氣,都是機會成本。師傅幫你洗腳的時間大可用來賺熟客精油按摩的錢,幫你洗腳的力氣也可以省下來幫下一位付錢的客人按摩深層肌肉。

你不會請路人幫你洗腳,因為你知道師傅的手藝才夠好,雖然不見得是你最喜歡的,但是品質有保證。你走向專業要求一段勞務,不是走向無償的自願者徵求勞務,他的機會成本為你而耗損,付比稿費不合理嗎?

Thursday, November 27, 2014

如果有得選就夠了的話

蠟筆小新他媽是個狠角色。她都問小新說:「你要吃青椒還是胡蘿蔔?」

然後小新只好頂著酸梅臉選胡蘿蔔。再偷偷吐掉。

如果小新有在想,他就會發現美冴在誆他,給他媽媽打好的算盤,兩個都是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的選項。他明明想吃馬鈴薯燉肉。

每次有人問我,我支持藍還是綠,我只能無奈攤手跟他講:我是左派,關心環境議題。

這樣講好了:藍綠之分對我而言,就像是爭辯咖啡要加糖還是先加奶精,吵得面紅耳赤;這對喝黑咖啡的人而言非常無謂。何況我不喝咖啡。

Monday, November 24, 2014

Content farm 也就是所謂的垃圾網站吶

Content farm 這種東西基本上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騙流量。

通常都有以下特徵:

1.圖多,但與文章內容不見得相關,以吸睛美女為主。

2.標題聳動。最近常見的「驚到說不出話來了」、「所有人都沈默了」基本上就是 content farm 的產物。

3.內容絕不求證。從某某食物抗癌,到女人必讀,已經一生必須看的幾個XX,絕對沒有在求證的,只要看似非常有資訊性就行了。

華文世界此刻有幾個我常見人轉發的 content farm, 例如:

GIGA CIRCLE

激動新聞

LIFE (已經算裡面好一點的了)

英語世界也多到不勝枚舉啊哈哈哈 Google 超困擾的耶

還有人做 list of content farm against low quality website

雖然我心裡常常覺得 Buzzfeed 有這嫌疑,但人家的內容都是原創的,而且最近有更多的好報導出現。跟真正的 content farm 還是有很大差距,他的性質比較接近我最愛的 The Onion ,只是比較不正經而已。Buzzhand 不知道是不是抄它的品牌名,想分一杯羹。

英語世界的例如:

about.com

Hubpages

Buzzle

平均而言,排版顯然勝過剛剛舉的幾個華語的例子啊。

這是近來取代垃圾郵件,新的討人厭資訊。

Sunday, November 23, 2014

從行銷角度看【讓我們靜靜地,大聲說話。】這支影片



好死不死,這支廣告是我前東家的作品。不知道電視機前的觀眾看懂了幾分,我想我看懂了八分。講講這八分吧,站在一個品評一支電視廣告的立場。

雖然影片這種格式非常普通,但放在電視和網路上.設計方式會完全不同。就像手機版網頁和電腦版網頁排版不同才會適用一樣。這支影片的設定很顯然是電視廣告,不然不會有 30 秒精華版。因為電視廣告非常昂貴,所以秒秒必爭;網路影片短於  30 秒反而容易被遺忘,所以一首歌的長度內是最普遍的,例如一分半。

既然一開始的設定是電視廣告,觀眾設定也很清楚了:那些看電視螢幕的時數大於電腦和手機螢幕的成年選民。行銷目的也很清楚,就是請大家去投票。但是行銷策略呢?

我猜:
市場分析 - 不同族群的投票率會直接影響選舉結果。任務在提升藍營支持者投票率。
目標設定 - 非網路族群,資訊接收習慣被動。網路起家的議題與活動既不了解也未參與。
策略設定 - 足以支撐投票行為的情緒,不是高度認同的激昂,就是深感憤懣的不平。但生活形態與價值偏保守的藍營選民,高度認同的元素已經逐日流失,得從不滿下手。
創意策略 - 投射對社運、對網路言論不滿的自我認同。

我覺得廣告是成功的。雖然立場不同的人馬上就會對這支影片嗤之以鼻,但是這影片不是給他們看的。那些覺得生活被社運、反服貿干擾的選民,看完這支影片,的確會覺得自己是正義的一方,而且認同這個形象的最佳方式就是實踐最低限度的政治權利,也就是不需爭取就擁有的投票權。

從反面切入,這裡有一篇打臉文。有趣的是,打臉文的發布管道是網路,而且撰寫方式是針對廣告內容的陳述一一提出事實反例。戳破這個形象認同,以避免這個形象認同者選擇前往投票這個行為。

但是一來,網路不是這些人的資訊接收方式,二來被動資訊接收者通常比較不花時間讀比較複雜的資訊,更懶得讀有悖於自己觀感的內容,三來網路上所有的澄清與解釋,統計上的點閱率都會遠遜於新聞、謠言、廣告本身。我認為這種反證文章效益不大。

Friday, November 21, 2014

為什麼臺北市長選舉的規格跟別的縣市不成比例地高?

不只是台北市,其實全世界多數民主國家的首都行政首長選舉都是這樣。

京兆尹幾乎是總統的前哨站,因為政治明星需要好幾年的聲望培養。

全國性的政治明星需要舞台來烘托,首都就是最好的舞台。

台北是很標準的集中型首都,整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媒體、文化中心都在同一個城市,

不像澳洲的坎培拉或美國的華盛頓特區,就是政治功能的首府。


所以臺北市長選舉才會一天到晚扯到一些明明是中央部會或全國性的議題和立場。

市長候選人談醫療改革、談FTA,聽起來很僭越、很不務實,

但是這方面的表態在首都市長的選舉上反而比首都的交通整頓或公共建設更重要。


他們只是在展現自己的政治理念和立場罷了,市民不是最重要的服務對象,全民才是。

所以首都市民要忍受自己切身利益被淡化處理,

而非首都市民要忍受自己縣市候選人的曝光率與政見完全被首都候選人遮蔽的媒體效應。

因為這通常是明星的舞台,不是里民的服務處。

Saturday, November 8, 2014

Six words story, an exercise

Six Word Stories 是一個英國微型故事創作計劃,得在六個字內把故事說完。

這是超棒的練習。我也想玩:

1. She jumped, I didn't.

2. Only his purple heart came home.

3. "I love you." "Thank you."

4. After honeymoon, he came home alone.

5. Can't afford box for diamond ring.

6. "Your text was read." No reply.

7. No women are created equal.

8. All his promises failed. She stayed.

9. "I have a dream." "Why bother?"

10. "The light is already turned on."

11. I made my rapist breakfast.

12. "Monolingual, says who?" "I know Python."

13. What's your second language? Javascript.

14. Arrested, for looking like a terrorist.

Friday, October 24, 2014

我們只是習慣選擇自己喜歡的詮釋範圍啊

實驗:

1. 一家公司目前的午休時間是 12:00-13:00
2. 主管為讓同仁方便用餐,改成 11:50-12:50

若實際執行狀況是
3. 到了11:50 就離開座位會被人白眼,覺得「工作也那麼積極就好了」。
4. 12:00 才去覓食,13:00返抵,會被指責。

合理猜測:
這家公司已經失去自我改良功能。

結論:
塊陶。

Thursday, October 16, 2014

說不出口的真話

很多人說謊,只因為沒有勇氣說出真話。

從「我錯了」到「你不是那塊料」,
甚至「我們賣牛奶不是因為牛奶的營養最適合人類,而是牛的產乳量最多最快」,
以及「不含阿斯匹林、不傷胃。但是絕對傷肝。」

於是我們不說我不愛你了,只說「我防礙了你的成長。」
不說不喜歡自己習慣的秩序改變,只說「學生的本份就是讀書。」

這些不是真話的發言,全做了怯懦的遮羞布。

Wednesday, October 8, 2014

Por Una Cabeza 一步之差

一般聽過 Por Una Cabeza ,往往是悠揚的小提琴版本,例如電影《女人香》裡的經典片段。但是這首歌是有歌詞的,而且還是探戈的傳奇歌手 Carlos Gardel 在 1935 年原唱。

Carlos Gardel 在探戈音樂裡的地位,就像馬克思在社會主義的地位、奧黛麗赫本在玉女界的地位一樣崇高。他是把探戈唱進巴黎,從巴黎傳到全世界的那位探戈明星。甚至,探戈舞會上是不會放任何 Carlos Gardel 演唱的版本的!因為大家聽到 Gardel 的歌聲,會想起這位英年早逝的傳奇歌手而過分哀傷,再也無法跳舞。


Por una cabeza 字面上是差一顆頭的意思,但是這不好聽,我翻成一步之差。


一步之差                                                                                             Por Una Cabeza


一步之差
這匹純種小賽馬
在終點線前拖慢腳步
馬背上那位似乎在說
老兄莫忘
你本不該賭博

一步之差
那天她的風騷撞進我心
那個開朗的女人
用甜笑承諾的欺瞞之情
卻燃起了我全心的愛火

一步之遙  癡愚之至
她的雙唇所吻之處
憂傷就消褪
苦澀也化甜

一步之差
若她忘了我
把這條命輸掉千次也不妨
還活著幹嘛?

多少遺憾  僅一步之差
我發下一千次誓  絕不回頭
但只消看上一眼
被她烈焰紅唇掃過的痛處
還是想再得到一個吻

我受夠了馬場  不再賭博
也不回頭看最後的賠率了
但星期天若看見一匹贏面大的馬兒
我又會賭上身家  還能怎辦呢?


Btw, 在 Al Pacino 把妹的對話時刻,背景音樂是 Vida Mia.

物極幹嘛不反?

夫:「你嫁到這裡就要適應這裡的環境。治安那麼壞,妳少出門。真要出門也穿這個吧。」(遞蒙面頭巾)

妻:「既然地球這麼危險,我們幹嘛不搬去火星?」

Saturday, September 27, 2014

百萬種逞強的方法

除了逃避,恐懼還會讓人跳進很多坑裡:

一、聲稱自己志在參加

二、越級挑戰

三、柿子挑軟的吃

四、拖到最後一刻,以便以時間不足為藉口,掩飾成果不佳

五、把自己的皮毛偽裝成皮草,穿出去現世

六、美化失敗,同時永遠無法認清不成功其實是常態

七、下略九十九萬九百九十四種逞強的方法

這些坑也是逃避,只是更逞強一些,連自己怕失敗都不敢承認。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14

Cleavage


A女:「我分不清自己是在尋找愛情的縫隙,還是在縫隙中尋找愛情。」

B女:「我分不清自己是在尋找人生的縫隙,還是在縫隙中尋找人生。」

A男:「哦哦,好深的溝!」


寂寞

「我是自己會修馬桶,也會修車的女人!」

當挺起高聳的胸脯昂然宣稱時,
她還不知道寂寞不來自無人相伴的孤獨,
而是整個人生完全不需要他人的孑然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