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1, 2008

音樂視覺化 4 Nov. 2008 女高音與吉他的二重唱

我所 visualized 的音樂好像愈來愈偏向把發聲方式與動向顯形,而音色則成為質地與顏色。

[Ave Maria]

前段:霧白色的平波從胸前向外平推。
中段:字句成為一個個結實的團塊,一個推向一個地往前上方堆疊;還是白色。

[Gretchen am spinnrade]

銳尖如竹籜的黃色焰苞包著演唱者向上抬昇。

[Staendchen]

青白色的淺V型以演唱者的下頷為低點,向前向上發散。

[Quando sara quel di]

人生如長管筒,立地頂天;而吉他聲卻如外鞘,包之、覆之、扶之向上,
又在面對聽眾的一側有著狹長向上的開口。

[Di due bell anime]

沒甚麼,只是我最喜歡這首。

[Il Bacio]

前段:淺白色的開口唇型飛吻般地漫散,煙火般地飛來。

[Di tanti palpiti]

演唱者面前是青色淺碟的碟底,聲音從圓滑的碟底,波紋般地漾流向前。

[思戀]

在唱到「把你思戀」時,演唱者臉盤前開成了一朵大過臉面三倍的馨粉紅色花朵,
質地與花形大約像馬齒莧科的松葉牡丹那樣,不過這花兒應該是絕沒有那樣的米紅色才是。

綜合意見:

1.不必在牧民歌曲上爭雄長,這種選曲比較吃力不討好。
2.歌仔戲[五更鼓]淒婉不厲,細膩的情緒讓人非常喜歡
3.一個單詞間的相異音節如果可以不要轉換發聲方式與部位,聽起來比較流暢舒服。

2 comments:

筱晶 said...

:)

我覺得妳挺妙的~

NakedApe said...

不只妳,那位聲樂家的老公也這樣覺得啊。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