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2008

累得徹底

本來,這種事件不足一哂,我是不會寫成文章的,
但是這種筋骨皮肉的疲勞到這個境界實在也頗堪回味。

為了大專盃,翁教練毫不手軟;
已經踢了不定向六趟,累得個半死,以為至少有三十秒可以休息時,
教練說:跳碰胸!
之後間雜在各種足技練習中間的體能動作,就表示所有休息的空檔都被填塞了!
說得專業一點兒,能讓你肌肉中ATP回復的機會只有拿靶,乳酸就不用奢想了。
腳軟是一定要的。
但是靶聲不能不響亮。

整場練習唯一一次的三分鐘喝水休息時間,我體驗到了 univocal 這個字的情境,
每個人與他人眼光相接時,都不免要說出一個累字。

如果拿靶只有腳步要移位,那就好了,雖然不若定點拿靶的休閒,
也算是一段放鬆的好時光;可惜靶被收起來了,換上護胸。
被踢是很累的,除了用手撐起護具之外,腳重一些或位置低了,就是用腹肌擋著先。
連內臟都累了。

最後收靶時,華珊說她累到感覺不到自己的手臂了;
我說:我只剩頭髮。
讓我想起中學時練越野,詹美雲老師說:跑到屁股不見就對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