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9, 2008

責罵

一次大型研討會上,籌辦的博班學長緊急叫一個大一的工讀生學弟去影印店將結業證書印出;
在螢幕前開了PDF檔,交代過如何切邊,請勿留白。

拿著我的隨身碟和環保袋,學弟帶回來的是一百張沒有錯,
但他用單面廢紙黑白影印了一百張。
如果這樣的東西能當會議的參與證明發出給與會來賓,學長應該是不會交代列印細節才是;
可惜學弟沒有慮及這份應該。

會議進行到下午,工讀時段已過的大一學弟妹聚在交誼廳聊天打牌,
我在走過時對她們說今天學弟被罵了,但希望工讀生們都有從中學得一些東西。
一位還天真的學妹說:他沒有被罵啊,學長只是要他重新用卡紙和彩色列印印一次而已。
於是我畢竟回答她們:
長到這樣大,已經沒有人會罵你了;至多也只是請你如何修正。
到了下一次有人罵你,那就是付你錢的老闆了;不要等到那時候才知道被罵。
我的老師讀完我的文章,只說一句:看得出來是有潛力的,我就知道自己文章的論述不夠強了。

2 comments:

騰慶 said...

今天起開始當你忠實的讀者

NakedApe said...

怎麼發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