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 2006

眼皮

她貼著他。

當她吻上他的右眼皮,他眨了一下,並沒有避開;
她笑了,嘴唇和抖動的空氣在右眼皮上跳。
「幹嘛笑?」
「你眨了一下,眼皮卻自己欲拒還迎地貼上來,又想閃又期待的樣子好可愛。」
這樣一個嬌小玲瓏又飽滿得像顆葡萄似的女人,不曉得有多少男人說過她可愛;
現下他被他說得也可愛了起來。
到底是男人容易覺得女人可愛,還是女人容易感到男人可愛?
其實女人眼中可愛的,是孩子;男人眼中可愛的,是女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