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1, 2006

殖民‧語言

若只就利益而言,當年的殖民國家,應該要大大地慶幸往日作為。
這些國家,仍然個個是強權(power),但早自冷戰期,強權就無法坐大,
因為他們上頭出現了超級強權(superpower),SU 和 USA。

SU垮台後,USA屹立,但並非不搖,顫得可狠了咧~
區域化似乎開始阻滯全球化的迷思(myth),
現代化之花開始崩頹,結成後現代的漿果,
是的,漿果,柔軟肉質多汁的漿果,
沒有果核、非完全均質、內部流動的漿果。
SU的解體並不伴隨著USA的坐大,
對峙消融所流滲的汁水浸軟了壁壘,
政治疆界的低矮凸顯了經濟利益的高聳。

想不到我們邁向了區域整合跟新民族主義,
尋求原始的臍帶。
除了宗教,語言一定是最深的臍帶。
在法國正煩惱著要學女王的英語或是米老鼠的英語,
義大利人還在聽歌劇和拌橄欖油時,
西班牙笑了,即便艦隊宏威不再,她已經包下了南美洲
(葡萄牙跳出來說巴西是我們的海灘);
英國說嘿嘿我們遍及南亞甚至大洋洲不說,
昂格魯薩克遜新教徒佔有了北美
(哦當然我們說的是資源的控有而不只人口),
而北美的新霸權是我們的盟友,女王仍是大英國協的精神領袖;
而藉由這個新霸權和我們就勢力的延續,
我們的語言被全世界需求著,
我們的文化內在邏輯被全世界自然而然地運用著,
如果我們要回溯到前Babel的單語世界,我們絕對是唯一選擇!
這句話說完,西班牙人搭著英國人的肩笑了:
我們都是這些語言的宗主國啊!
那些南美洲的混血人種再怎樣也說不出比我們更正統的español
是啊,美國人聽到正統英國口音都會傾慕不已,
何況是那些畫虎不成反類犬的Ausie和Singlish!
這時英國人心裡犯嘀咕:
有人說世界若進行語言統合,最後剩下的便是英文、中文、阿拉伯文
另一個更細微的聲音咕噥道:
我們是 三 中 之 一 啊。

那些切不斷的語言臍帶,
做文化上的主權而不是政經上的,
作為貿易的橋樑而不是統治的迫害,在當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