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8, 2007

囿於無知

由於知識進展之故,人難免要囿於無知。

早先我對妳斬釘截鐵地說:從頭顱大小研究智商的方法早就過時了!
這樣說話的背景,除了知識內容之外,某種程度上包含了一點兒政治正確性,
這是不曾聽聞[顱相學]的人可能始料未及的:

在十九世紀的歐洲曾經盛行一種優生學的類型,叫做顱相學,
就顱骨的頭圍到形狀等等,有各種各樣的學說內容,主要以就頭顱測量判斷智商
(在那個不甚重視智力以外能力的年代),幾乎有斯巴達式在幼年為兒童判定前途與發展可能性的架勢。
而顱相學和優生學這樣盛行一時的學說,皮相上採用的是進步的科學理論,
可骨子裡卻是社會達爾文主義最不堪的一面,歧視。
在歐洲,優生學這一字眼與納粹直接相關、與種族滅絕直接相關,
有著非常政治不正確的印象,以致於染上了負面形象。
頭顱學做為優生學的一支,尤其在強調智商以外能力的年代,
被視為極端落伍的學說也是相當自然的。

顱相學對彼時的歐洲人就像地球繞日說對於哥白尼前的歐洲人一樣,
既合理又科學,對認識事實也頗有幫助;
不料科學理論進一步發展之後,這些知識內容從知識一落而成謬論。

那篇英國學者發現腦容量大小與智商的確相關的報導我也有讀到,
讓我想起當年知道[顱相學]此一學科時,
心下雖然與同時代的人一樣,判定它就是個帶著政治不正確性的謬論;
卻也懷著同情的角度看待過顱相學,
以為智商雖主要是腦的平均使用比例的表現,但總容積、總重量較大的大腦,
在相同的比例下的確比質量較小的腦細胞數量更多吧,
於是抱著這樣自然的傾向去研究顱相學的學者,也不是毫無道理可言;
只可惜顱相學和所謂的優生學在歷史上曾經因為過分判定而造成嚴重的歧視,
甚至殺戮和種族滅絕。

這份斬釘截鐵的確在現階段被證明是錯誤的,
而一個具有反省能力和反省態度的人是要承認自己先前的聲明態度有誤的沒錯;
只是在體誤到知識資訊的流動性之後,要更新的不只是知識的內容,
更重要的也許是對知識或資訊的態度。

資訊和資訊內容畢竟具有時代性,而這種時代性可以跟時尚一樣荒謬:
本季愈新銳前衛的風格與設計,淪至換季的當口卻成了最為過時和令人側目的垃圾。

3 comments:

路人乙 said...

顱相學的使用曾經一度超出才智以外,成為德行與執法判定的準繩.
 
犯罪學家 龍布羅梭(Cesare Lombroso)曾經以"大板牙"、"招風耳"、"扁平向上支鷹勾鼻為殺人犯"...等頭部外型
來判定一個人是否天生有犯罪衝動,那項研究裹著人類學考古的金黃外衣,宣稱這類人的先祖從古自今便遺傳著
"犯罪"的天性,還義正嚴辭地將這些特徵命名為「污名烙印」.這份曾影響歐美許多地方警局緝案的研究,才成書
於1976年,至今才三十年.....
 
拜腦神經科學之賜,佛洛依德和顱相學等偽知識現在都一掃而空.但你文中的最後一段真的很發人醒思,如果知識
就像時尚般退燒迅速,那我們又要去哪裡找下一季的流行指南,去指引人類正確的出路呢?
 
這真是經驗主義者面臨不可知論時,最大的無奈.....
 
能路過拜讀到您的好文,真是令人開心^^

meifish said...

NakedApe^^
我也跑來這裡囉~
這裡好像沒有流言版齁^^|||

哈囉你好啊 :D

NakedApe said...

謝謝各位讀完文章留下意見與新資訊。